宠物大全
当前位置:宠物大全 > 宠物百科 > 文章内容
案件15年第15次审理,河南检察院不向法院提供最高法指令的再审证据
发布日期: 宠物大全    点击率:129
   宠物百科

案件15年第15次审理,河南检察院不向法院提供最高法指令的再审证据

  当事人刘凤祥,系航天693厂原厂长。 河南省三级法院认定其犯贪污罪,判刑11年。 其不服判决,一直上申诉,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(2017)刑申8号《再审决定书》指出:“原判认定被告人刘凤祥犯贪污罪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,确有对涉案款项的归属、用途、取得与去向等作进一步查证与认定必要”,指令河南省高院对该案再审(见附件1)。

  关于其案“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”、“涉案款项的归属、用途、取得与去向”问题,查清并不难——河南检察机关提供了涉案款“现金流水账”和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,就会真相大白。 但这两项证据,被河南检察机关隐匿至今,拒不向法院提供。

具体情况如下:  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李国邦、李涛,办案时,从693厂经销处拿走两本现金流水帐;结案时,他们只还回1本,扣押、隐匿了另本记载涉案27万元的现金流水帐(见附件2)。   该案调查,涉及到21万元和27万元两笔款。 李国邦等对该两笔款做了司法会计鉴定。

但他们只向法院提供了证明21万元与刘贪污6万元无关的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(见附件3),隐匿了他们认为包含刘贪污6万元的另笔27万元的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。

  办案机关指控刘贪污6万元,有举证逻辑错误。 他们认为,刘贪污公款,涉及两笔款;二必居其一,非此即彼——既然涉案21万元由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证明与其贪污6万元无关,那么,刘贪污的6万元,就包含在另笔27万元中。 于是,他们指控:刘贪污6万元是涉案27万元的一部分。 这种举证,违法常理。 按常理,证明与贪污无关的款项,有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为证;证明与贪污有关的款项,更应以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为证。

但他们却不提供、隐匿了涉案27万元的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。 其滥用职权,隐匿证据,违反法律!  案件证据的证明作用,并不以李国邦、李涛的意志为转移——21万元的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,除证明该款与刘贪污6万元无关外,还证明了该案其他四项事实:  1)证明了销售员个人提成款的来源,是按销售回款额1%的比例,从厂财务直接提取的;  2)证明了销售员个人提成款的去向,按销售员业绩分配给了个人;  3)证明了销售员个人提成款的管理,经销处建立有现金分配流水账,每元钱的去向都有据可查;  4)证明了销售员个人提成款的流程,根本就没有刘贪污的机会。

再说,销售员提成款与个人业绩挂钩,假如被刘贪污了,销售员们能答应吗?  涉案27万元与21万元一样,都是给销售员兑现的个人提成款(见附件4)。

21万元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证明的财务制度与财务事实,能够间接地对涉案27万元的来源与去向做出证明。 刘是否贪污了涉案27万元中的6万元?这个问题,并不复杂,根本用不着15年翻来覆去的审理,更不应该进行主观推测——而应像21万元一样,提供该款的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来证明。 有了该款的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,小葱拌豆腐,就会一清二白。

  如果涉案27万元的现金流水帐中,有刘贪污的踪迹,又有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为证,那么,刘有贪污行为,其百口难辨,无法抵赖。 然而,办案机关理应提供的帐目证据不提供,致本案长期反复审理,产生了14个判决书或裁决定。 这种司法行为,令人不可思议!当然,从刘案15年的审理过程中,也让人们看到了司法系统许许多多的人,在为实现司法公平正义进行着坚持不懈的努力。

  刘表示,他衷心地感谢最高法对其案下达了《再审决定书》,更恳切地盼望河南省高院能把其案“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”、“涉案款项的归属、用途、取得与去向”彻底查清。 为此,他向河南省检察院呈递了调查、提供涉案27万元的现金流水帐、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的书面请求;还当面向省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石瑞敏检察官提出了这个请求,但其与《再审决定书》相一致的合理诉求,至再审开庭无果。

  关于其案另笔万元新品开发费问题,原审时,有3人证明公用;故,三次一审判决均不认定该款贪污。 但在刘不服贪污6万元判决、由其申诉而引起的“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”的再审中,市、省法院节外生枝,又将万元认定为贪污。

这次再审,又有4人对万元的公用做出了证明。

刘考虑到司法机关对当事人提供证据的信任性问题,从证据线索角度,其把4人证言呈递给了省检察院,请求调查、核实;又当面向石瑞敏检察官提出了这个请求,而这一诉求,也是至再审开庭无果。

不仅如此,石瑞敏检察官,在庭审中,还干涉审判长行使职权,不让审判长安排的4人证言在庭审质证。   693厂参加刘案庭审的部分职工认为,落实最高法对刘案的再审指令,河南检察机关应尽其责,不因采取对抗的态度;应向省高院提供原来被隐匿的涉案款现金流水账和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;对当事人提供的新证据,应认真调查、核实,自己没去调查核实,也应允许在法庭质证,以辨别真伪(若属于伪证,追及其法律责任),以利于把刘案“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”、“涉案款项的归属、用途、取得与去向”查清。 这样做,不仅是对当事人的负责,更重要的是对国家法律的负责。   石瑞敏检察官在刘案再审中,对有利于查清案件的证据,该作为不作为,在庭审中又阻拦证据质证乱作为,这与李国邦、李涛隐匿涉案款现金流水账、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同出一辙。

最高法下达指令对刘案再审,河南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仍然是以玩忽职守、滥用职权的行为对待,这与提出的“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”的司法目标格格不入!  玉宇2018-12-03  附件1:最高人民法院再决定书    附件2:驻马店检察院未退还现金流水账信息图片    附件3:驻马店检察院提供的与贪污款无关的检验鉴定文书    附件4:693厂财务文件之27万个人提成兑现报告  。

上一篇:回家乡从零开始,我要修民宿(多图连载) 下一篇:国家安全教育日走进香港 维护国家安全 特区没有特殊